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潇洒的胡椒面君:

梗来源微博

注意:自黑向!心灵脆弱者勿看!拒绝被揍!拒绝查水表!


《再读一下鲁迅吧》

望春花:

  我也不会吵架,讲起道理来逻辑又弱。

看看鲁迅吧,反正,他在1919年骂过的事情,有很大的进步了,事情,总是在好起来的(高中读书时候,我们切齿骂过鲁迅那种半文不白,拗口难读的文章。真是对不起)

从一封匿名信里看见一句话,是“数麻石片”(原注江苏方言),大约是没有本领便不必提倡改革,不如去数石片的好的意思。因此又记起了本志通信栏内所载四川方言的“洗煤炭”②。想来别省方言中,相类的话还多;守着这专劝人自暴自弃的格言的人,也怕并不少。

  凡中国人说一句话,做一件事,倘与传来的积**有若干抵触,须一个斤斗便告成功,才有立足的处所;而且被恭维得烙铁一般热。否则免不了标新立异的罪名,不...

《[伪装者][楼诚] 江河万里》

恋爱脑与乌托邦:

别问时间线,别算年龄,我也不知道= =

------------------

明诚收到明楼的回信,是1934年东正教瞻礼日后的傍晚。

信是隔壁总参学院的新一期学生辗转捎给他的,那日无风无雨,气温很低。明诚抱着一本注释版《制胜的科学》匆匆跑到校门口取信,又小跑回去资料室———天色已黑,离夜训集合时间不到三十分钟。

他一到灯下就拆信,手抖得几乎要拿不住一纸重量。很薄的一张纸,字体横展停匀,熟悉入骨。信里讲他已回到巴黎,事情千头万绪。末尾借了一句顾炎武:“依仁蹈义,舍命不渝,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”

明楼从小练赵体,他说赵体讲究藏露。明诚那时候只...

© wrzcyy/Powered by LOFTER